无问西东

此心安处

失去你,爱上你 【 Pierce长评 】

看不见的析诺:

 感谢蘑菇酱的长评,超级感动(/ω\)周六的庆生车一定好好开!

这个脑洞来源于 @MoLuo 太太,她在群里插了把大刀,然后把刀柄递给我,于是就出现了Pierce。

Pierce是什么意思呢,有道翻译有一条,给耳朵/鼻子穿孔 。


女孩子大多打过耳洞吧,我的耳洞是两年前在美甲店里手打的。一个姑娘捏着尖头的耳钉直接戳进耳垂里。


越慢越疼,但打到第二个耳洞的时候我就有了心理准备,能够接受了。


然后我还坚持要洗头,碰水,带着伤的两个耳朵就开始发炎,这比打耳洞的时候更疼。


最后我就索性不去管了,涂了药也就消了炎愈合了。


只是我怕了那疼和流脓,就一直带着纯金的耳钉。


耳洞也不是只要打了就可以一直存在,当你不想要了,拿掉堵着它的耳钉,它自己就长合了。




这又何尝不是小雨在这篇文里的历程。




OOR的《Pierce》里唱:“不让人满足的,我们之间的距离,渐渐缩短时却更心痛,仅因这满溢的爱恋变得愈发强烈。”“若是能将你就这样忘怀,可能就不会再爱了吧?那样自己就真的能由衷的说出,我很幸福吗?”




我写的是个开放式结局,由你们的心决定。




再次感谢。








蘑菇蘑菇酱:



我还是爱上了你,在失去你之后。


 @看不见的析诺 




胖雨大刀原文


 


樊振东孤零零的站在球桌旁,他是乒乓球这一代太阳。


没人能相伴左右。”


 






当一个人在年少不懂爱情的时候遇到了真正的爱情。一个简单的过错,就会是永远的错过。


 


初恋永远都是那颗胸口的朱砂,因为幼稚而倔强的双方不愿意明白爱情真正的模样。


 


一方爱的宽容,爱的忍让,爱的毫无保留地将自己最柔软的心脏捧到他的手下。然后呢,对方微笑着拿起刀一下又一下地戳着。问你:“痛吗?”


 


另一方爱的张狂,爱的肆意,爱的将你的全部努力视为理所当然的平常。他吻着你,抱着你,抚摸你的鼻尖,舔舐你的脖颈,然后转身就可以潇洒离去。


 


总有一天,你会疼,会哭,会尖叫着心如死灰的离开。


 


行行重行行,与君生别离。相去万余里,各在天一涯。


 


 




你终究会找到另一个像自己的人,他捧着心,献给你。


 


你舍不得用刀子触碰他的心,尽管他并不是照亮你的白月光。


 


你只是想起来,那个曾经小心翼翼的自己,正如现在的他一样,扒心掏肺地祈求你流转目光的停顿。


 


你接受了他,你决定忘掉他。


 


然而你的心已经缺了一块。被那个他用刀子狠狠地剜下一大块。


 


他后悔吗?


 


你不知道。但你很想知道。


 


知道了会有所不同吗?


 


残缺了的心是不会再长好的。


 


你也已经失去了再捧出一颗心的力量。


 


这次我离开你,是风,是雨,是夜晚;你笑了笑,我摆一摆手,一条寂寞的路便展向两头了。


 


欢乐趣,离别苦,再无人共饮。


 


从此解怨释结,更莫相憎;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。


 


 




评论

热度(103)

  1. 无问西东你诺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乔洋说是你的酱 转载了此文字